玻璃棉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棉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民营养老院遭遇拆迁困境拖欠赔偿款不知何时到位

发布时间:2021-01-21 16:01:59 阅读: 来源:玻璃棉毡厂家

民营养老院遭遇拆迁困境 拖欠赔偿款不知何时到位

第一部分 民营养老院遭遇拆迁困境 拖欠赔偿款不知何时到位  由于受到城市建设改造的影响,昆明市的知青养老院和美好时光养老院已经大部分被拆掉。 这两家养老院由于一直没有拿到相应的拆迁补偿,养老院目前举步维艰,很多老人无处可去。  从2002年以来段玲英所有的资金,全部是依靠自己筹集,建立起的知青养老院,可现在的养老院面临着拆迁,前几次的搬迁至今还没有拿到一分钱拆迁补偿,段玲英不得不举债维持。自2011年7月份,建好不到两年的3号院首先被拆除,1号院也在拆迁规划范围内,她要随时准备搬迁,眼下面临拆迁的是知青老年公寓2号院,里面现在居住着180位老人,当地要求她在7月底完成搬迁。7月26日一上午的时间,段玲英就已经接到了四五个催促她尽快搬迁的电话,这已成为她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自从2008年昆明市旧城改造开始,段玲英就开始与拆迁公司和政府部门频繁沟通。而她最关心的是拖欠的赔偿金何时能够到位, 养老院里面的老人如何安置,这成为摆在段玲英面前最头疼的事。  同时段玲英也接到过昆明市西山区政府的函件,初步选定原昆明电机厂子弟学校用地作为知青养老院的安置用地,这片荒废多年的土地也成为段玲英摆脱困境的希望寄托。段玲英向记者说:政府去年承诺给我们老年公寓安置在这个地方来重新建盖,让我自己投资,但是我已经规划查过,这以后还是面临拆迁的地方。 两年多的时间过去了,土地还是没有得到,拆迁赔偿也没有踪影。  而美好时光养老院的院长李永红从2009年开始,同样遭遇到了拆迁,四度搬迁,让养老院的状况急转直下。李院长介绍说:2001年我们办院的时候在五华区,再到2009年的时候我们又到盘龙区。第一次的时候,我们在那个五华区,第二次2009年的时候就在这个盘龙区,第三次又回到五华区,第四次又回到盘龙区,就是这两个区,交叉的搬了。距离已经很远了,距离已经相差几十公里了。  经历了四次频繁搬迁,没有得到任何赔偿,养老用地也一直没有着落,身心俱疲、负债累累的李永红感到很难再坚持下去,昆明的改造拆迁这几年来,她已经目睹了多家民营养老院的消失。  第二部分 等待补偿无果 民营养老院维持艰难  2011年昆明60岁以上户籍老年人口将近85万人,需要护理服务和机构养老服务的老年人约3万多人。但目前全市能提供的养老机构床位仅占全市老年人口的1.3%,与老年人的实际需求相距较大。本来就很少的养老院,如今又在拆迁过程中逐渐的消失。在一片建筑垃圾和建筑工地中间,记者找到了长寿养老院,负责人周炳宗告诉记者,她正在劝说住在这里的老人搬走。不难看出,遍存的尘土,无处不在的噪音,已经不再具备养老的条件,作为院长的周炳宗,也只能劝说这些老人早一点离开这家养老院。  2007年,从外地来到昆明的周炳宗夫妇租用土地在昆明开办了这家养老院,然而2009年开始,养老院周边就开始了拆迁,环境的恶化,使得很多老人选择了离开,养老院开始入不敷出,很难再继续坚持下去。由于是租用土地,在整个拆迁的过程中,从来就没有人与养老院商讨过拆迁补偿问题,与此同时,当地民政部门一直没有核准过养老院的的手续,只是在2011年的时候,送来了一纸整改通知,从此就没有了下文。就这样,在不知道何时拆迁,没有合法手续的情况之下,长寿养老院默默的坚守在废墟与工地之间,周炳宗夫妇无从抉择,只能这样继续等待未知的结果。  随后,记者又在西山区养马村见到了早已停办的春城老人院,这是一家云南省民政厅直属的养老院,1997年建成,是昆明最早的民营养老院,院长施征霞告诉记者,当时院内有树木、草坪、花园绿化面积2000平方米以上,有足够的空间供老年人休息活动,最多的时候有170多位老人。然而伴随着拆迁的开始,养老院开始面对断水断电,无奈之下2010年3月养老院停办,然而令人费解的是直至今日,这个荒芜的院落一直无人理睬,是否补偿,如何补偿等问题无人问津。事实上,近年来在昆明,很多养老院都面临着拆迁问题。王海告诉记者,昆明市民办养老机构90%位于城中村,随着城市发展需要面临“搬家”。  在昆明市,根据记者掌握的数据,从2008年到2012年,昆明市一共有14家民办养老机构已经停办,而昆明市市区内2008年也只有24家民办养老机构,这意味着半数以上的民营养老院因为城市拆迁在昆明消失了。  第三部分 断水断路被迫搬离 相关责任方相互推让  知青养老院在经过长时间的坚守和谈判之后,终于开始全面搬离,但是补偿款依然没有到位;美好时光养老院由于提前搬离,相关各方则根本不承认养老院还涉及赔偿问题,这意味着美好时光养老院将面临关门的风险。而知青养老院和美好时光养老院的负责人为了得到相应的搬迁赔偿,奔走在昆明当地多个部门之间,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逐渐发现能否得到赔偿,能得到多少赔偿基本上是一笔糊涂账。就在他们身心俱疲的时候,另外两家养老院的拆迁又开始了。  对美好时光养老院提出的拆迁补偿问题,记者找到了负责当时地块拆迁的盘龙区房屋拆迁公司副总经理邬锦毅,告诉记者,在2011年初,公司进入拆迁地块的时候,养老院已经搬离,公司当时根本不知道这个养老院的存在。如果这方面有相关的争议,或者问题。应该是拆迁公司与土地的第一租赁方已经达成了协议,并且支付了拆迁补偿,养老院想要得到补偿只能与异地租赁方去协商,与拆迁公司没有任何关系。  据李永红说养老院断水、断路,院内院外又都在大兴土木,无奈之下才选择了搬离,当时的情况龙泉街道办负责人也认可了这种解释,并表示整个周边在建设,已经不适合养老了,老人也在不下去了,这种情况下就提前搬走了。不过,为了能让李永红更快的搬离,2010年8月,盘龙区街道办曾经向她做出了这样的答复:昆明市美好时光敬老院拆迁补偿问题,区相关单位将严格按照昆明市拆迁补偿安置政策规定执行。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答复,李永红才自认为补偿款可以到位,并且放心的在年底就完成了搬离工作,然而,时至今日龙泉街道办负责人却有着不同的解读。负责人表示,整个拆迁补偿必须按照昆明市政府的规定来执行,美好时光养老院不具备被补偿主体资格。我们下一步,可能会在进一步协调当时土地第一租赁方新润公司,和这个美好时光养老院之间,就政府来进行协商的工作。  昆明市新润经贸公司董事长王荣新解释说:是否补偿是政府的事情,与他无关,李永红依旧无法看到得到补偿的希望,于是记者来到了养老院的上级部门盘龙区民政局,岳志强副局长表示就是整个城市规划,昆明市的整个城市规划,在我们县区这级没有规划权。所有的规划全部要靠市里边进行规划,所以我们现在对美好时光也很惋惜。除了惋惜与无奈之外,岳志强也同样感到没有好的解决办法,而对于李永红来说,这却是灭顶之灾。李永红表示最多能拖延到10月,如果能借到钱,还是想坚持下去,因为老人们毕竟是处那么多年,再难也是舍不得把他们推出去,所以还是想如果能借到钱或者是有人愿意给我钱,我还是愿意坚持下去。  第四部分 拆迁令让养老院血本无归 中国老龄化高峰难以解决  从昆明市民政局的解释来看,昆明市是鼓励民营资本发展养老产业的,甚至还出台了一些鼓励政策。但是当很多人投入资金兴办养老院之后,一纸拆迁令就让他们面临血本无归的境地。9月2日,记者再次来到知青养老院二号院的时候,见到段玲英正在带领大家搬家。对于这些年逾古稀的老人来说,很多人不想离开这里,段玲英只能尽可能做好准备工作。一边是忙碌的搬家现场,一边是默默掉泪的老人,段玲英不得不两面兼顾,安慰老人。在等待的老人中,我们注意到了姚奶奶,在一个月前她还为记者唱了一首歌。不过,就在一个月后,姚奶奶因为情绪的波动,身体十分不好。始终没有回应大家的呼唤,和其他老人一一被抬上了搬家的车辆,离开了他们生活多年的家园,二号院距离一号院不到10公里,汽车开的小心翼翼,生怕影响到车里面的老人,抵达了一号院的临时简易房后,段玲英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姚奶奶的血压很不正常。经过短暂的抢救,姚奶奶终于进入了她的新家,一间普通的简易房内,三年内这已经是姚奶奶第三次搬家了,虽然依旧没有拿到任何补偿款,段玲英还是要依据当地的要求在九月底完成搬迁。  昆明市西山区滇池草海保护建设指挥部拆迁处副处长杨怡菲说,补偿款不到位最核心的问题,是因为除了养老院以外,拆迁范围内还有不少拆迁补偿没有解决。随后,记者来到了昆明市政府九处,找到拆迁处处长舒静涛,资金没问题,有专门资金进行保障,只是还有利益分配关系没有解决,他还也给出了解决问题的时间表。二号院和三号院第一承租人和第二承租人还在一起,争取一个月内达成协议来解决补偿问题,这也是记者在昆明采访期间得到的唯一的肯定的答复。现在因为没有一个行业主管部门能够提供一个证明,证明是经过国家相关主观批准成立的非盈利性的社会养老机构,如果能提供就可以列入到行政划拨的目录。如果相应部门没有明确指示,知青养老院的土地问题就无法解决,200多位古稀老人只能继续生活在简易房之内。段玲英希望媒体能够实际地来看一下,尽量来呼吁一下让政策对养老机构的一个倾斜,特别也是对老前辈的晚年生活给一些关爱和照顾。  虽然国务院《关于加快实现社会福利社会化的意见》中明确提出,社会福利机构的建设用地,可以采取划拨、补偿、优惠等方式进行供给,但是在实际操作中,要把原本可以卖出高价的土地拱手白送,恐怕地方政府也会另打算盘。而昆明民营养老院所面临的拆迁困境,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中国当前养老事业难办的现实。由于养老机构属于福利产业,大多利润微薄,无法负担高昂成本,如果政府部门不在税收、土地等方面给予优惠政策的话,很难吸引更多民间资本进入养老产业,这在当前公办机构严重不足的情况下,将会进一步加剧供需矛盾,也将难以解决中国即将到来的老龄化高峰。

阿瓦提癫痫医院

呼市什么医院看湿疹好

济南皮肤科比较好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