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棉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棉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联建科技员工中毒调查20多名仍在住院万芳

发布时间:2020-02-14 11:31:08 阅读: 来源:玻璃棉毡厂家

联建科技员工中毒调查:20多名仍在住院

在苹果因为iPhone、iPod而获得巨额利润的同时,很少有人会把这家全球著名的企业跟它在中国的合作企业的生存状况联系在一起。

近一段时期,当位于苹果产业链上游的富士康因为“十连跳”事件而成为中国公众关注的焦点之时,可能只有相对较少的读者注意到,处于同一产业链、比富士康更靠上游的另一家苹果供应商也缠上了一桩疑案。两周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赶赴苏州,对为富士康提供显示屏的上游供应商苏州联建(中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建科技)进行了连续的追访,试图揭开一起导致47名工人慢性中毒事件背后的重重疑云,还原一个高科技企业是如何演变为如今苏州工业园区 “反面教材”的真相。

20多名员工仍在住院

5月13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通过各种渠道辗转来到苏州市第五人民医院,经过四处打听,找到了联建科技中毒员工的病房。一名尚在住院的中毒员工告诉记者,这里是苏州市唯一的职业病防治医院,除非病床满员,一般职业病的患者都在这里进行治疗。

据透露,由于联建科技在生产过程中违法使用有毒物质正己烷,导致47员工不同程度出现“职业性慢性中度正己烷中毒”。目前这些工人中的首批10 名工人已经出院,其他20多名工人仍然在住院治疗之中,其中住院时间最长的已经有9个月。

当被问及何时能够康复出院时,一些病情较重的员工说,目前还不能正常走路,稍微多走两步就会觉得很吃力。这些中毒员工称,他们每天都在打针吃药和理疗中打发时间,感觉住在医院里“很难熬”。

记者看到,在一些病情较严重中毒员工床位的墙上,都有一个“防跌跤”的醒目标示牌。值班医生说,这些正己烷中毒病人本来的症状就是站立有问题,如果不小心摔一跤,那问题就更大了。

来自湖南的20岁姑娘小珑(应受访人请求,为保护个人隐私,以下员工姓名均为化名)告诉记者,她去年5月进入联建科技,工作没多久就感觉经常头晕,后来有一次昏倒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医院里。不过,她却没有能住进医院,而是从去年10月以来一边上班,一边接受医院门诊治疗。尽管她曾向公司提出住院要求,但公司却未做此安排,理由是她的症状较轻。后来她去公司医务室问,工作人员让她拿着肌电图到苏州市第五人民医院去问问医生,她便拿着肌电图去苏州五院找刘主任,刘主任告诉她,让她再做一张肌电图看看。小珑说,“我估计即使再做一次肌电图,公司还是会找借口敷衍我,不让我住院。”她表示现在身体反应与以前相差很大,但肌电图显示却没有什么问题。

小珑还告诉记者,从5月份开始她被安排到4楼增援,以后根据情况可能还会回到2楼的手机触摸屏擦拭车间。

未出现新的员工中毒案例

此前一天,在5月12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位于苏州工业园区的苏虹西路99号,这里是iPhone4G触摸屏代工厂商——联建科技的工厂所在地。记者发现,公司靠近苏虹西路的大楼外墙正被一排严密的脚手架包围着。在公司门口,有两位穿着印有“联建(中国)科技有限公司”字样橘黄色马甲的年轻人,坐在停放在左侧的摩托车上闲聊。年轻人透露,这是在修复被联建员工砸坏的玻璃外墙。也有员工说,该项目是在做通风设备,目的是不影响 iPhone4G手机触摸屏的供货。

对于以上说法,联建科技管理部课长戴志豪均予以否认,称该玻璃墙正在进行清洗作业。

在苏州市葑亭大道805号的联建科技员工宿舍区,记者试图通过暗访,从一线员工方面了解公司的最新情况。傍晚时分,几辆客车停在宿舍楼下,员工们陆续从车上走下来,有的直接进入宿舍区,有的则沿着葑亭大道向前步行。

在经过一个小区门口约200米之后,有一条以餐饮店为主的街道,其中还有网吧和药店。联建员工说,这里是他们下班回到宿舍区吃饭用餐的主要场所。

一名在此发放广告宣传品的河南姑娘告诉记者,她去年也在联建科技上班,后来听说有员工出现正己烷中毒,就辞职不干了。“我们发宣传品每个小时只有5元钱,一天只做6个小时,一个月最多只能挣900元钱。虽然工资少点,但至少对身体健康没什么损害。”

一名刚进入联建科技不久的员工告诉记者,他们在培训时就曾听说有员工在工作中头晕和昏倒,但在询问培训人员时对方告诉他们,“那只是一些爱美的小姑娘为保持身材苗条不吃饭饿晕所致。”

而此前一名住院的正己烷中毒员工就曾告诉记者,在正己烷中毒事件发生之前,他们也曾听到工厂管理人员说过类似的话。

苏州九龙医院也曾收治过联建科技的正己烷中毒员工,当记者于5月13日来到该院时,医务办公室工作人员称,近期没有再接到联建科技正己烷中毒的病人,“那时苏州五院病床太紧张,只能临时安排到九龙医院应急处理。”

九龙医院神经内科副主任医师陈胜会告诉记者,近期前来看正己烷中毒的门诊患者比去年减少了很多,基本都是复诊,“主要的原因可能在于企业已进行了防护措施的改善”。

而苏州五院也有医生表示,联建科技近期前来看病的患者都是门诊复诊,住院部目前没有新的正己烷中毒病人住院。

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戴志豪表示,经过去年8月对作业环境进行改善后,公司到目前没有新的中毒员工,只有复查的员工。对于想住院而没有安排住院的员工,主要是经过治疗病情得到了改善。戴同时表示称,厂内医务室没有再接到在作业中发现头晕和昏倒的病人。

企业已成典型“反面教材”

19日,苏州工业园区新闻中心主任刘杰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透露,自从联建科技发生正己烷中毒事件后,园区已将该公司当成“反面教材”。此外,苏州高新区、吴江、昆山等电子企业较为密集的区域安检部门,也纷纷以联建科技为例,在所辖区域进行宣传。

记者获悉,在此之前,苏州工业园区便对园区内200家职业危害重点企业建立和完善“一企一档”的健康档案,把企业按照危害风险等级划分为A、B 两类,实行分类重点监管,其中A类企业须每年两次汇报企业职位卫生情况。在专项整治活动中,园区将确定120家企业为园区2010年职业危害专项整治重点企业,以电子制造、上胶喷涂、家具制造等为重点整治行业。

刘杰还向记者表示,2008年和2009年,苏州工业园区安监局、社会事业局,根据联建科技职业健康管理不尽完善等情况,按照《量化分级管理暂行办法》,将该公司分别列为2008年、2009年园区职业危害专项整治A类、B类重点企业。他同时援引苏州工业园区安监局的信息称,联建科技原驻厂最高主管杨瑞祥连续两年对公司应履行的职业危害防治责任签字承诺,但公司始终未向监管部门申报使用正己烷,也未开展作业场所空气中正己烷浓度的委托监测。

苏州工业园区安监局称,联建科技于2008年9月进行了职业危害申报,但并未申报使用正己烷。2008年10月,公司在大量使用正己烷后,也始终未向园区安监局作变更申报。因此,至2009年7月底,园区安监、卫生部门未将联建公司作业场所正己烷浓度监督监测纳入年度计划中。

苏州工业园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局长陆建伟认为,正是联建科技违规、违法使用有毒化学溶剂,忽视现场的职业危害防治与员工的防护,造成了这样一起职业危害的中毒事故。

而园区疾病防治中心卫生检验科科长刘仁平则表示,调查组在对生产现场的空气进行抽样检测后发现,挥发性极强的正己烷在空气中堆积,严重超过了国家规定的安全标准,员工们在没有有效防护的情况下,时间一长,整个车间内的许多员工慢性中毒。

对此,联建科技副总经理张立升承认,之前的工厂主管使用正己烷来代替酒精擦拭手机屏,主要是因为正己烷比酒精挥发得快,而工厂主管要求作业的速度也要比较快。

苏州市和苏州工业园区成立的调查组查明事故原因后,立即责成联建科技停用、封存剩余的正己烷,并对公司进行了处罚。同时,联建科技的原任主管和管理层也被集团公司撤换。

但目前,联建科技受害工人和厂方在补偿等方面出现了严重分歧,对此,《每日经济新闻》明日将继续为您报道。

正己烷

正己烷英文名称为hexylhydride,分子式:C6H14,是无色液体,有微弱的特殊气味。正己烷是一种化学溶剂,它的挥发速度比酒精快,擦拭玻璃的效果也比酒精好,但是具有一定的毒性,会通过呼吸道、皮肤等途径进入人体,长期接触可导致人体出现头痛、头晕、乏力、四肢麻木等慢性中毒症状,严重的会损害周边神经系统,并延至脊髓,导致肌肉萎缩、瘫痪,甚至死亡。

每经记者 伍承波 发自苏州

美女裸体照

性感美女图片

旗袍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