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棉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棉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发布时间:2021-10-10 08:42:18 阅读: 来源:玻璃棉毡厂家

苏锦环记得朱明豪几年前就死了,那年她正上高一,周末回到家,听见隔壁的朱明豪家咽咽呜呜像有人在哭。

母亲告诉她,朱明豪得了白血病死了,心下一惊,当时还为朱明豪感到惋惜。

毕竟他才二十一岁,正值青春年少……

苏锦环越想感觉气氛越不对。这座椅与她如坐针毡,打算车子一到站就立马下车,偏偏一站路相隔这么远,似乎永远有驶不完的路。

突然前方有只黑狗窜到马路中间,那司机来个急刹,整车人不受控制地往一边倾倒。苏锦环瞬间从座椅上滚下,好死不死地压在朱明豪身上。

一股钻心刺骨的冰寒由朱明豪身上逸出,冷得苏锦环牙齿咯咯作响。

苏锦环顾不得看朱明豪煞白僵硬的表情,一骨碌爬起,三步并作二步冲到驾驶室,让司机停车。

说来也怪,无论她怎么喊,那司机像是与她隔了层膜般,就是没听到。

苏锦环不死心,用手捶了捶玻璃,这才引起那司机的注意,可惜那司机表情呆滞,压根不睬她。

苏锦环冷汗出了一身又一身,如同从水里捞出来。

她吸了口气,缓下紧绷的神经,不时朝车窗外望去,见路灯已熄灭,映入眼前却是一片灰暗凄凉的墓地。而眼前的公交车,正一点点往那墓地驶去。

苏锦环惊恐难安,瞳孔急剧收缩。

身后的人已陆续爬起,形同木偶般地朝她拥来,她被那群人包围着大气不敢喘。一回头,与那位红衣孕妇对个正着,这下她看清了,这女人竟是小凤。

苏锦环受不了惊吓,眼前一黑,晕死过去。

苏锦环是被儿子的唤声叫醒的,见自己躺在医院里,那股骇然经历仍在心底澎湃不息,她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缓缓坐起身靠着床栏杆。

情绪恍惚,不由自主地拉起儿子的一只手,苏子德缓缓抬头,苏锦环眼前一花,却看到苏子德满脸是血。

“啊!”苏锦环尖叫着挥开苏子德。

穆琰正在跟主治医生交谈,听闻叫声慌忙赶来。

“环环!你终于醒了,你梦魇了!”穆琰摇晃着苏锦环。

苏锦环闻声愣愣地望着穆琰,又看看一旁无辜眨巴着小眼的苏子德。

见苏子德白嫩脸上好好的并没什么血,适才相信刚才自己眼花了。

苏锦环觉得这一切发生的奇怪,揪住穆琰的手臂说:“她是不会放过我们的!把孩子拿掉!”

穆琰自她住院后已知她怀孕,见她此时如此惊慌痛苦,拥住她安慰说:“不用怕!一切有我!环环,你受惊了!待养好身体,就带你回家见父亲。我想父亲一定会喜欢你的!”

苏锦环来不及思考穆琰言语中暗示,仍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冷不防推开穆琰喊道:“不能留下这个孩子!”

继而痛哭起。

穆琰摸不清她的情绪,以为那晚她受惊过度。

那晚,他接到苏锦环的电话就去接苏子德,把苏子德送回出租屋后,发现她并没回来,便电话联系她,却怎么也联系不上。

后来警察电话他说,苏锦环出了车祸,处于昏迷中,人在第一人民医院。穆琰得知慌忙赶过来,见她只是昏迷并没有受伤,总算松了口气。

然而等了三天,苏锦环迟迟不醒,还时不时在呓语哭喊,表情异常惊慌痛苦,像是受了什么惊吓。

穆琰担心她脑部受创,请来国内最好的脑科医生和神经科专家替她诊治,经专家诊断,苏锦环一切正常,只是车祸瞬间在心里留了阴影。

也就在那时,穆琰得知苏锦环有了身孕,他高兴地傻笑起。他想等她醒来,亲口对自己说,连同苏子德的身世一起,没想到等到的是她不要孩子。

穆琰心里的喜悦跌落谷底,俊眉皱紧,隐隐生怒。

苏子德见两人气氛不对,上前劝说苏锦环,哪知苏锦环像不认得苏子德似的,将他挥得远远。

苏子德吓一跳,可怜兮兮地抱住穆琰说:“小姨她怎么了?怎连我也不认识?”

穆琰这才想起事情的严重,想起那位住持大师的话,眼皮连跳。

他将苏子德交给Joe照顾,驱车赶去了寺庙。

可惜那位住持大师云游在外,穆琰只能空手而归。

到底不放心苏锦环,他去超市买了些点心和水果就直奔医院。

刚进医院停好车,就见众人惊魂不定地望着住院部楼顶,几辆警车闪着警号灯,也停在楼下,放眼望去,警察、医生、护士……均忙得不可开交。

穆琰稍一打听才知有人想跳楼,于是顺着众人的目光望去,瞧见那道娇弱的身影时,心间一窒。

苏锦环爬在住院部顶楼上发呆,手里拿着把明晃晃的水果刀,那刀刃上隐隐泛着抹鲜红。

穆琰瞬间石化,手里的水果、点心一一掉落在地。

穆琰不知苏锦环哪里受了伤?眸光一定往见她手腕处一片殷红,差点背过去,好在他自持力好,能调节情绪,朝电梯奔了去。

苏锦环的主治医生正在电梯口与警察商量救援方案,见穆琰赶来,迎上去说:“穆先生,苏小姐的病情变得有些诡异,已有自虐自杀倾向。您走后,苏小姐一直嚷着要拿掉孩子,院方怕她情绪不稳,又没家属在身边,就没答应,导致她情绪失常,那一会又联系不上您,没想到苏小姐居然想寻死!”

医生一口气将事情的前因后果道述完,再看穆琰,已像离弦的箭般冲上了楼顶。

“环环,过来,我答应你拿掉孩子!”穆琰一步步朝苏锦环步去,小心翼翼开口说。

苏锦环疑心他在骗自己,一个劲地摇头:“你骗我!”

说时举起水果刀又在手腕上划了道血口。

穆琰望着那一滴滴血水,从苏锦环手臂上淌落,心痛得不能呼吸,“你要相信我,我是爱你的!”

苏锦环被他的话打动,心间一软,之前的那股坚定被打破,她开始犹豫,与自己作斗争。

腹中的胚胎变得不安,倏然间苏锦环腹痛难抑,似有什么东西在一点点切开她的子宫想逃离。苏锦环痛得眼泪汩汩,像个陀螺似地蜷缩一团。

----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明天大结局了哈!好吧今天到此,下篇写什么好,亲们给点建议,真写师徒恋吗?期待你们的回复!

福田国五冷藏保温车报价及图片批发

针灸疗法培训重庆热门针灸培训班

二手逆变器价格大量采购华为逆变器价格大量采购

仓库廊坊非开挖工程PVC双壁波纹管厂家报价

池州电力管大弯头生产工艺介绍

聊城市政穿线PE梅花管连接一般规定

南宁牛雕塑卡通生肖户外玻璃钢仿真牛动物广场动物卡通雕塑

常德厂房改造加固公司

邯郸风力发电热浸塑钢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