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棉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棉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收藏家是否是全球艺术产业的关键人物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6:24:22 阅读: 来源:玻璃棉毡厂家

从来没有过这么多的收藏家大规模地购买当代艺术作品,他们是画廊、拍卖行和博物馆的招徕的对象。这为他们带来了巨大媒体反响和国际关注。艺术家也因为他们而名声鹊起,收益不菲。收藏家是否是全球艺术产业的关键人物呢?

“我觉得,公众关注我们的展览是件美妙的事情。他们的兴趣过去几年有了引人注目的提升”,在当代收藏界扮演着举足轻重角色的英格维尔特·葛茨 (Ingvild Goetz)说道。她对艺术品品质的可靠判断和对新事物的开放态度已成为业界的传奇。1993年,她在自己慕尼黑住所开创了第一批私人博物馆之一。这座瑞士建筑公司Herzog & de Meuron的早期简约风格大师作品,如今已成为众人朝拜的圣地。

不计其数

国际舆论界也获悉,近二十年来在德国新涌现了数量惊人的私人收藏,有些甚至自己拥有令人赞叹的展示空间,成为众人仰慕之地。

汉堡市哈尔堡区的律师兼商人哈拉德·法尔肯贝格(Harald Falckenberg)上世纪90年代起才涉足艺术,他出资修葺了一处工业建筑,6000平方米的空间不仅用于展示部分他自己收藏的约2000件各种类型的艺术品,也为其他私人收藏、个展以及主题展览提供场地。他对荒诞、乏味和挑衅性的作品情有独钟,他出版了有关艺术产业问题的著作,并参与相关讨论。

在巴登-巴登州,出版商的儿子弗里德-布尔达(Frieder Burda)于2004年开创了一家颇受赞誉的博物馆,博物馆由其朋友、美国建筑师理查德·迈耶(Richard Meier)设计。他收藏的20世纪、21世纪著名绘画不仅是“没有期限”、而是长期向观众敞开大门。

2007年是艺术大事年,在这一年,齐格弗里特·维斯豪普特(Siegfried Weishaupt)在乌尔姆市中心为自己的艺术大厅举办了落成典礼,并公开宣布,他的收藏都是出自直觉。艺术大厅的艺术总监是他学习艺术史的女儿。

同年,在杜塞尔多夫的上卡塞尔区,32岁的企业家、企业经济学专业毕业的尤利娅·斯托舍克(Julia Stoschek)在从事了不到四年的收藏后,搬进了由柏林的库恩·马尔维奇(Kühn Malvezzi)建筑设计公司所设计改造的一所工业建筑。她在这个3500平方米大小的空间中展示自己收藏的媒体艺术、电影以及摄影作品,并且居住在里面。她快速建立起了颇具影响的人际网络,忙碌往返于柏林和纽约之间。

又在首都有在偏远的地方

首都柏林不仅是吸引着艺术家和越来越多画廊的艺术大都会,也是日益增加的收藏家的聚集之地。众多私人资助的展览空间使得人们几乎忘记了围绕柏林国立博物馆长期租借两个著名收藏家的藏品所引起的争论。如果没有柏林企业家埃里希?马克斯(Erich Marx)的藏品,当初柏林汉堡火车站当代艺术博物馆就无法开馆。但是收藏家强硬地坚持自己的共同决定权。他多次威胁要撤回自己那些著名的收藏作品。 2004年,该展览馆展出了第二个私人收藏,此次它与收藏家弗里德里希?克里斯蒂安?弗里克(Friedrich Christian Flick)签订了七年的长期租借合同,但却由于历史问题引发了激烈的公开讨论。因为这位收藏家的祖父是被判定为战犯的纳粹军火商。科隆的收藏家霍夫曼 (Hoffmann)夫妇没有选择在公共博物馆中显示自己的实力,而是小心修葺了柏林中区的一家工厂作为他们的私人艺术空间,他们的例子后来被很多人效仿。2008年以来,人们就在可以离这不远的地方在一家地下掩体里参观艺术品。来自乌珀塔尔的广告公司老板克里斯蒂安?博罗斯(Christian Boros)和他的夫人将这块满载历史的地方加以改造利用,这个不同寻常的空间对艺术家和观众来说都是个挑战。它独一无二的特征使得拜访者源源不断。但像大多数私人空间一样,参观这里需要提前预约。不过,这里现在设立了一个专门为儿童和青少年提供介绍向导的项目。

亚琛的许尔曼(Schürmann)收藏在柏林也有一席之地,其他柏林的收藏还有豪布洛克(Haubrok)收藏、About Change收藏,美恩茨(Maenz)收藏,常青(Evergreen)收藏,不久之后,奥尔布里希特(Olbricht)收藏也将进驻柏林。

即使在偏远的地方也能发现一些私人博物馆的身影,特别是在巴登-符腾堡州。伍尔特(Würth)收藏甚至可以在很多伍尔特分公司驻地看到,它在本州的施瓦本哈尔拥有自己的艺术大厅,在孔策尔骚拥有一家博物馆。2006年,格雷斯林(Grsslin)艺术空间在圣?格奥尔根落成开幕。在卡尔斯鲁厄,作为收藏博物馆建立起来的新艺术博物馆为了庆祝建馆十周年,举办了由30家州内收藏家共同献展的大型展览。

2009年,慕尼黑的乌多与阿内特·勃兰登霍斯特(Udo & Anette Brandhorst)基金会以最为壮观的方式登场。不仅是因为柏林的绍尔布鲁赫?胡顿(Sauerbruch Hutton)设计公司的建筑蕴含了生态思考,令人叹为观止;也因为巴伐利亚自由州对这座建筑提供了公共财政支持。

不必对公众负责,但颇具影响

收藏家的动机,以及他们如何对待自己拥有的艺术品都各不相同,这在历史上也并不鲜见。可以是爱好、可以出于资助目的、可以来自于专业的精神,无论对于偏爱和热情、还是满足收藏家受到关注、承认和展示的需求来说,这里都有丰富的活动空间。有人说,我们买我们喜欢的;有人则愿意关注那些能刺激他们、让他们无法马上理解的作品。多方咨询、亲自结识艺术家、保持距离地对作品做出判断等等,都是他们分析思考的方式。

在过去几年里,对艺术品的狂热、明星崇拜、价格抬升和人为操作也吸引了不少投机者。尽管、或者恰恰是由于经济危机的缘故,对于富豪佳丽来说,艺术看起来是更为稳妥的资本投资和时髦的画框。

今天的任何一家当代艺术博物馆的生存都离不开收藏家。他们在根本上参与决定观众看到什么样的当代艺术。他们拥有成千上万的艺术品,这是任何国家博物馆或者城立博物馆都支付不起的。

凭借主观,不必对公众负责,这让他们可以多年搜集艺术家的作品集,长期关注有味道的艺术,随意购买艺术品。他们的行为更为快速、灵活,他们可以犯错误,愿意的话可以将作品送出去或者再卖出去——如果不受法律制度限制的话。但很多私人收藏品的未来仍属未知,让它们再次进入艺术市场并非禁忌

免爆型破碎机图片

便携切割机批发

玻璃包装容器

地暖管设备图片